推特也要“防沉迷”?马斯克劝用户少玩手机

2023-07-06
文图
广东工具软件
最近融资:收购|未披露|2014-05-23
我要联系
推特这一波操作,可能只是选择了数据变现和订阅服务。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三易生活(ID:IT-3eLife),作者:三易菌,创业邦经授权发布。

“流量”,无疑是一个在互联网世界里几乎绕不过去的词,甚至一切消费互联网的商业模式也都是围绕它展开,而所谓流量,也就是用户在互联网产品上花费的时间/注意力。吸引用户注意力、并让他们在自家产品上花费更多的时间,这也是每一家互联网企业的使命。然而,如今却有互联网平台反过来“赶客”,并主动限制用户的使用。

在美国东部时间7月1日早间,数以万计的推特用户抱怨无法发布推文,并收到了“达到浏览上限”的提示,紧接着“超出速率限制”和“推特宕机”就登上了推特的实时趋势榜。在出现这个问题数小时后,埃隆·马斯克发推解释称,推特已经通过一项紧急临时措施以应对相关问题。据悉,这项临时限制措施允许认证用户每日阅读最多6000条推文,未认证用户每日最多600条推文,而新注册的未认证用户每天则只能阅读300条推文。

随后马斯克又发布了一条推文称,将“很快”把已认证的用户浏览推文限制增加到8000条,未认证用户的浏览限制增加到800条,新注册的未认证用户增加到400条。在这一连串操作之后,“再见推特”则又一次成为了热门话题。

不知是为了表达不满、还是为了挑事,一个马斯克的高仿号更是模仿马斯克的口吻发布推文称,“我设置推文浏览量限制的原因是因为我们都是‘推特成瘾者’,需要摆脱成瘾性,我这是在为世界做一件好事。”

但没想到的是,马斯克还接了招,马上转发了这条推文、并补充到,“你需要从恍惚中醒来,应该离手机远点,多去看看你的朋友和家人”。

作为一个社交平台及微博客服务软件,推特的卖点无疑就是将用户之间分享各自的动态和想法呈现出现,如果限制用户的浏览,不就等于遏制用户的创作欲望,更是可能会进一步导致内容的枯竭吗?这一点,相信马斯克是心知肚明的。

要知道,互联网产品实现广告变现的基础就是流量、是用户的使用时间,限制用户浏览推文的数量基本就等同于推特主动削减了自己的广告价值。可重振广告业务、挽回广告主的青睐,明明是当下推特最为重要的任务,为此马斯克也找来了NBC环球的前任广告主管和全球广告和合作伙伴关系主席琳达·亚卡里诺。

马斯克之所以选择琳达·亚卡里诺这个职业生涯几乎与互联网无关的人选,来担任当下局势极其复杂的推特CEO,显然是完全看中了其在传媒业的资源和对广告销售业务的熟稔。据悉,琳达·亚卡里诺在NBC环球期间负责广告销售和合作伙伴关系,并特别擅长在Apple news、推特和YouTube等平台分发内容、寻找广告主,她当时每年管理的广告收入更是超过了130亿美元。

在提前半个月到任后,琳达·亚卡里诺随即也开始改造推特的广告体系,正在寻求推出全屏有声视频广告等一系列措施。既然如此,为什么马斯克会让限制用浏览推文的数量呢?

相比于广告,最起码在上周末马斯克更关注第三方在推特上进行的“极端程度数据抓取”。其实在过去几个月里,马斯克就曾多次指责微软、OpenA等公司非法使用爬虫抓取推特的数据,用以训练大语言模型。

为此,5月份推特还曾致信微软,要求后者对非法抓取推特数据的违规行为进行审查,并暗示可能有更严重的事态发展。马斯克的核心观点无疑是抓取推特数据可以,但免费抓取万万不行。此前在今年2月,推特就已宣布不再免费提供API接口,取而代之的是一套新的API接口解决方案,基础级每月需花费100美元、主要面向个人用户,每月可读取1万条推文,初创企业版本需要收取5000美元、每月可以读取100万条推文,至于想要访问更多数据的开发者,则必须申请企业访问权限。

限制用户浏览其实是在限制爬虫,因为按照推特的临时措施,即未认证用户每天也能访问800条推文,如果按照一条推文需要花费15秒的时间来浏览计算,一个人想要花完“预算”需要200分钟。而网络爬虫不一样,自动化的程序效率显然要高得多,只需设计一个合适的抓取规则,爬虫每秒采集100条数据可以说是轻轻松松。

正常情况下,网站都会部署自己的反爬虫策略来保护敏感信息,比如通过单IP频繁访问判断、通过Cookie判断或是各种稀奇古怪的验证码。然而一个优秀的反爬虫策略背后,一定有一个出色的安全技术团队,只可惜随着马斯克在去年秋季入主推特后开启大逃杀式的裁员,导致大量技术人员流失,甚至出现了解雇不该被解雇的关键人员,以至于需要重新把人请回来的闹剧。

在这样风声鹤唳的环境下,推特犹如坐在了火山口上,维持稳定运行就已经很不容易,再拿出精力去与爬虫斗智斗勇确实有些强人所难。因此推特现在限制用户浏览推文的数据,也被许多业内人士认为,大概率是因为无法辨认每一次的访问到底是来自真实的用户、还是来自爬虫,所以只能用一刀切的方式来解决。

发力广告业务是挣钱的一种方式,向AI企业卖数据则是另一种方式,只不过现在两者似乎出现了冲突,而马斯克选择了卖数据。没错,在如今的市场环境下,数字广告的复苏还是个未知数,但AI的火热却是实实在在的,而且AI企业对数据是刚需,卖数据更是相当于“躺着赚钱”。再说了,区分认证和非认证用户的差异,也是马斯克主导下推特的另一项重要工作。

为了看到更多的推文,势必会有部分用户选择购买7美元/月起的订阅服务,而认证卖得越好,也就越能证明马斯克的成功,这显然并不难理解。总而言之,马斯克这一波的“赶客”操作,无非是在广告收入和数据变现、订阅服务之间,选择了后者。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反馈
联系我们
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