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用马斯克的逻辑造咖啡机,要去做瑞幸们的生意

2024-05-27
未来,全世界最好的专业咖啡机一定来自中国。

图片


来源丨创业邦(ID:ichuangyebang)

作者丨赵晓晓

编辑丨关雎

图源丨咖爷科技


吴鹏是特斯拉的忠实粉丝,他集齐了特斯拉所有的车型,“Model S、3、X、Y”。


作为消费者,吴鹏喜欢特斯拉的设计、性能和所代表的“未来主义”。但更在意花钱买来的“科技感”——它定义了电动化时代车该有的样子,一体压铸引领了汽车业制造的新时代。


吴鹏曾是智能家电独角兽追觅科技的创始合伙人之一,两年前从追觅辞职,之后去了一家美元基金做投资人。决定再次创业后,吴鹏在大的战略方向上向特斯拉看齐,从理念到品牌LOGO再到产品线的规划,但不是造车,而是造全自动咖啡机。他在创业邦星际营上课时做了这个决定。


图片


行业公认最好的全自动咖啡机产自瑞士,价格动辄几万到十几万元。1999 年,星巴克带着瑞士的咖啡机来到中国。25年过去,中国新成长起来的这一批连锁咖啡店们,卖掉的每一杯咖啡也都产自瑞士的咖啡机。


两年前吴鹏去欧洲考察咖啡机公司,他发现,这些企业活得很舒服,“上午十点上班,下午三点就看不到几个员工了”,原因是他们站在了价值链的最顶端,掌握着更多话语权。


“这个行业该变一变了。”吴鹏说。调研完后,他确认这个行业“太落后了”。吴鹏打了个比方,“很像福特T型车推出之前的样子”,手工作坊、缺乏创新、价格昂贵,一个零部件贵到“令人发指。”


2022年,吴鹏创办了咖爷科技(CAYE),制造专业级的商用全自动咖啡机,客户群体是专业的连锁咖啡馆。他把特斯拉的一体压铸技术用到咖啡机上,“在技术上领先行业两年”。


图片


成立一年多,公司完成了天使轮、Pre-A轮、A轮融资,投资方有高瓴创投、仁智资本、度量衡资本、苏州工业园区领军创投、苏创投、苏州国发创投等。


图片


“5年之后,最好的专业全自动咖啡机一定来自中国。”吴鹏说。



图片

“我为什么要做全自动咖啡机?”


在中国的咖啡市场,主流的全自动咖啡机大多来自意大利和瑞士。


前者咖啡文化浓厚,首个咖啡机专利、首台可使用的咖啡机都在这里诞生,后者则擅长生产全自动机器,这里生产了全世界最好的手表。


Thermoplan因为星巴克而出名,被称为全自动咖啡机的天花板,而在接到星巴克的订单前,成立于1974的Thermoplan在瑞士只生产鲜奶油机。2022年成立的库迪也选用了Thermoplan的咖啡机。


图片

库迪使用的THERMOPLAN 全自动咖啡机


咖啡人士更喜欢聊La Marzocco,并把它视为判断一家咖啡店“好不好”的标准之一。La Marzocco是一个意大利品牌,是很多连锁咖啡店、个人店的选择,上海2万多家咖啡店里,有五成在用La Marzocco,包括Manner。


图片

La Marzocco咖啡机


瑞幸使用的是雪莱(Schaerer),它最早是意大利的一家小型零售商店,一战结束转型做了咖啡机,1970年,雪莱推出了世界上第一台全自动研磨一体咖啡机。


库迪部分店里的咖啡机是瑞士的弗兰卡(Franke),成立之初只是当地的一家管道公司,1984 年转型做咖啡机,麦当劳是它的第一批客户。


图片

Franke咖啡机


也有两家全自动咖啡机诞生在了互联网时代,美国的Slayer Espresso Machine成立于 2008 年,%Arabica咖啡使用的就是Slayer的定制款。瑞士的艺咖仕(Eversys Cameo)成立于2009 年,使用者有奈雪的茶、喜茶、古茗等茶饮店,以及邮政咖啡、Tims等。


中国每诞生一个连锁咖啡店,无一例外都会选择国外的咖啡机品牌,一定程度上,这些咖啡机品牌有很强的品牌效应,它们代表着更好的技术、更高的效率、更标准化的流程、更长的使用寿命。库迪曾用“一杯好咖啡的诞生”来描述使用Thermoplan咖啡机的体验。


一位咖啡创业者分享说,他们选咖啡机的标准是性能优先,比如日制作杯量、萃取率、出品的稳定性。“国内没有对应品牌可选,大家都会买国外品牌。”他店里的咖啡机是二手的Eversys,价格6万元人民币。


仅从出口量上,中国是咖啡机最大的出口国,全球每年咖啡机产量在1亿台左右,其中80%产自中国,不过场景定位是家用和办公室,供应链相对简单,是小家电的供应链,跟专业商用咖啡机有本质的区别。


吴鹏做投资人的时候问过行业人士,“全世界最好的全自动咖啡机是哪里做的?”得到的答案都是瑞士,从研发、生产到供应链。“咖啡以前是舶来品,现在还是舶来品。”


今天中国的咖啡市场已经发生变化。瑞幸用三年时间证明了“极致性价比”、“万店连锁”这件事可行,中国的咖啡市场还有很大增长空间。同时竞争也很充分,价格战之下,咖啡品牌们只能通过降本实现增效。


“之前行业的聚光灯都盯着终端连锁店,上游是被忽略的。”吴鹏说。


图片

吴鹏在印尼的百年咖啡馆前


下定决心不在自己熟悉的机器人领域创业,而选择做全自动咖啡机,还因为吴鹏看到了中国极致的供应链优势,“从这个角度看欧洲咖啡机的制造过程,非常落后。”落后主要指的是,技术创新迭代慢,一些加工机床用的还是五六十年代的,其次是生产效率慢,小批量生产。


“这个行业已经太久没有再进一步了。”吴鹏说。


吴鹏的朋友圈从今年 1月开始记录这次创业,表达最多的观点是,“我们要推动咖啡行业的发展和进步。”



图片

在每一个关键的技术环节做升级


时代给了吴鹏创业的基础。


“果链”的转移、汽车供应链的成熟,释放出了很多的人才和产能,这些溢出的价值用在细分赛道上,能产生超出预期的效果。


过去的两段职业经历,也让吴鹏有机会把行业里最优秀的工程师聚合到一起,一个50人的团队,光研发就占了九成还多,“四十几个人做一款产品。”


今年3月,公司首款产品Smart X系列亮相时,多个创新技术,让咖爷站在了全自动咖啡机技术革新的前沿。


图片

Smart X


咖啡出品通常会经历这几个环节——研磨、称重、布粉填压、萃取冲泡,奶咖还需要进行牛奶打发。每个环节都对应有出品的标准,高于或低于这个标准,都会影响咖啡的口感。


吴鹏说,Smart X系列的创新点在于,上述几个环节的关键技术,都是自研。


从研磨开始,就注定了一杯咖啡的“品质”。


大部分全自动咖啡机靠研磨时间来控制粉量,比如设定1秒3克、研磨6秒就是18克,咖啡粉边研磨边落入粉杯、随后水平摇晃布粉。这种方法容易导致咖啡粉重量有误差,且粉落在粉杯会堆成一个高山丘形状,压粉会不匀,粉饼会中间实、两边虚,从而在萃取时造成“通道效应”,导致水自上而下渗透萃取时过度或不足。


图片


中间最大的误差来自研磨用的刀盘,第一代咖啡机的金属刀盘,连续磨咖啡豆后会热胀,体积和粒径都会发生变化。而发热后的刀盘上有余温,会改变咖啡豆的风味。吴鹏观察到,有些门店的萃取只用6秒,“磨”的精度已经失准。


相比之下,Smart X系列的咖啡机用的CPS陶瓷刀盘,能做到恒温恒径、硬度更高、寿命更久,隔热更好。研磨完的咖啡粉会先落入称重杯,然后一次性释放进入粉杯,避免堆成高山丘,VVD垂直震动布粉技术会模仿咖啡师轻敲把手的动作,进行上下震动,在重力作用下咖啡粉会更均匀。


图片

咖爷自研刀盘


最重要的是成本下降。一台进口全自动咖啡机至少有4个刀盘,一个纯进口刀盘在上千元人民币。“我们的这款刀盘至少降本50%。”吴鹏说。


整体上来看,咖爷机器的精度能够控制在+/-0.2g,目前主流全自动咖啡机的误差在2-3g,“2克对咖啡风味的影响就很大了。”吴鹏说。


在对整个制作流程的把控上,咖爷实现了“闭环”——根据闭环控制系统监测到萃取各个环节的数据,只需设置好具体参数,系统就自行调整研磨颗粒度,省去了调测时间,还能降低磨合新豆的损耗。


“闭环”优势还体现在,对于每一批数据的精准收集和参数设置,就可以通过“期货+现货”结合的方式来购买咖啡豆,这样做减少了仓储损耗成本,也降低了采购咖啡豆的成本,总成本降低50%。对于连锁门店来说,数据,能让他们更好地管理加盟商。


“我们是全链条生产效率的提升,不只是某一个环节。”吴鹏说,Smart X系列的设计寿命在50万杯以上,意味着至少可以用5年。



图片

变现供应链的效率


2020年9月,马斯克首次宣布将一体化压铸技术用在Model Y上,制造成本下降了 40%。


一体化压铸指的是车身件的一体化,将多个单独、分散的零部件经过重新设计,省略焊接,直接用压铸机一次压铸成完整的大零件。优势是提高了生产效率,减少零部件、提高续航、降低制造成本。这也是特斯拉后来可以不断降价的原因之一。


在特斯拉的示范效应下,中国的一体压铸技术已经成长出一个完善、成熟的产业链。


咖爷目前已经把一体压铸技术应用在Smart X系列产品上,这让咖爷在生产端也实现了闭环,形成自己的竞争壁垒。“公司从成立就是在跨行业学特斯拉,我觉得这不丢人。”吴鹏说。


图片

咖爷一体化压铸工艺


实现闭环的另一个技术体现是模组化生产,即每个模组单独研发,优势是多个研发能同时进行,缩短了研发时间;可以单独拆装,降低维修成本;降本增效、柔性生产,供应链不闲置。


咖爷的逻辑是用工业化生产的方式来造咖啡机,Smart X系列的很多零件制造商来自汽车、纺织机、医疗器械、工控等行业。吴鹏举例,陶瓷刀盘的供应商是做纺织机轴承的,电路板是工控的板子,称重的秤也是工业级别。


中国今天工业供应链产能的溢出,让很多创业者有机会在细分赛道再次“挑战极限”,用“大产能”做精致的“小东西”,在实现国产化的基础上,出海打开新市场。


这里有很多例子,扫地机器人石头科技当年挖了一批诺基亚的人才。吹风机品牌徕芬科技去年营收30亿,产品卖到东南亚和北美,团队是做无人机出身。和吴鹏同一年离开追觅的王生乐创业做了泳池机器人,该行业一直被以色列的公司垄断。在亚马逊上线就卖断货的电动螺丝刀,背后的供应商是小猴科技,创始团队来自小米生态链。


“出海的本质是变现中国的供应链,机会在于赛道细分,产品好。”吴鹏说,“做得好的出海品牌都是这个逻辑。”


这也是驱动吴鹏投入大成本做全自动咖啡机的原因,原本他的计划是做国产替代,“结果做着做着发现出海更有机会。”咖爷的第一个客户就来自海外。


最快铺开的方式是发展经销商,这也是大多数硬件品牌出海的方式。


咖爷科技现在有200多家经销商,另外的扩展路径还包括与当地的连锁咖啡店、综合物料商合作,初步建立起了全球的销售网络。国内市场也在同步进行,参加展会,和专业级客户合作,吴鹏的逻辑是,专业性的产品需要更专业的判断和认可。今年的吴鹏目标是和一些头部连锁品牌建立商业合作。


咖爷现在有两个工厂,一个是自建工厂,今年能做到1万台的产能,另一个是外协工厂,明年可以做到10万台的产能,“对商用咖啡机来说,这是世界范围内数一数二的产能。”吴鹏说。


图片

咖爷办公大楼开工图


创业的时候,吴鹏身边的朋友几乎没人支持他做这件事,因为投入大、风险大,之前没人做过。吴鹏看到的是,中国制造现在有信心、也有能力去挑战欧洲专业级的咖啡机品牌。


2019年,瑞幸在纳斯达克上市的时候,在纽约时代广场打了一个巨大的广告,问“中国咖啡和美国咖啡比,差距在哪?”答:“差在自信。”


吴鹏判断,未来10年,中国会是全球咖啡机最大的供应链国,“没有之一。”专业的全自动咖啡机最终也会国产化。“就像手机、新能源汽车一样。”



图片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反馈
联系我们
推荐订阅